首頁 » 馬尼拉下班遇到叫人妖的小哥哥真實經歷(下)

馬尼拉下班遇到叫人妖的小哥哥真實經歷(下)

文章最後更新於 2021 年 9 月 23 日

Love story (1)

▍上集傳送門下班遇到叫人妖的小哥哥 x 真實經歷(上)

這女生…..這女生….裹著一條浴巾…..竟然是個Ladyboy(人妖)。
那以下我就簡稱他為妖妖(可愛的疊字說法,沒有貶低的意思唷)
為什麼我會直覺他是妖妖呢,因為人妖普遍身形都比較寬,即便是五官清秀,四肢修長的男生,肩膀的骨架還是跟女生的有相當大的區別,所以近看一眼就能識別出來。妖妖見到一行人浩浩蕩蕩回來也沒有流露驚恐的面貌,裹著浴巾站起來就直接跟警衛用當地話解釋,過程就像SOP流程一樣順暢,當然爹妞也聽不懂,後來警衛才跟我說,是他們完事了沒有付錢給這位妖妖。
警衛剛跟我說完,妖妖就朝我面前碰我的手要我把注意力放向她的說:「Dear, they didn’t pay me. They used two condoms. 一個人3000二個人5000,沒有錢」這個妖妖感覺就是不簡單,會說一點中文代表曾經接待過不少華人顧客,還一直對我Dear的叫讓我差點硬了(拳頭),中間一直強調對方已經使用完兩個保險套,爹妞腦中一直不斷浮現三明治2+1的畫面,讓我差點把思路放錯地方,不對不對我要趕緊拉回來。
當然一件事情的經過肯定不能由單方面來去述說,還要加上另外一方的說詞進行比對才能讓整件事情趨向完整,所以我一開始告訴自己即便人家是妖妖也不能因為人家的職業,而帶有強烈的主觀意識去評斷這件事情,畢竟皮肉錢也不是那麼容易賺的。
看著裡面客廳坐著另外一位小哥哥,一臉事不關己的樣子滑著手機望著門口,還有焦急如焚的跑到大廳求救的室友,以及那個浴巾只遮住胸部二分之一快要漏點的妖妖,我再次內心拷問我自己:「我是誰,我在哪,我在幹嘛」平常這時段我已經洗好澡要準備夢周公了。
我馬上問那位來大廳的小哥哥說:「警衛說你沒有給錢,現在人走不了,你怎麼沒有給人家錢」。他說:「兄弟,這個原本談好是5000,後來她突然獅子大開口,說是要人民幣。」大概理清事情脈絡之後,我就問妖妖:「He said that the price has been negotiated, but you overcharge? Can you show me the chat history?(價格不是談好了嗎?為什麼你多收錢,給我看一下你們的聊天記錄)。」
此時妖妖就拿出蘋果手機打開交友APP(忘記是哪一個軟體)就把他與小哥哥的聊天紀錄給我看,只見小哥哥與妖妖溝通都是利用軟體的翻譯器拼貼的英文句子,聊天過程明確有指出重點,分別是「人數與價格」,人數從原本一位3000,後來兩位5000,雙方都有達成共識。但是裡面完全沒有提到是用「人民幣」或「披索」進行交易,我馬上跟妖妖說:「This chat histroty dosen’t mention they have to pay by chinese yuan.(這聊天紀錄沒有提到要付人民幣啊)」妖妖很順手的點開自己交友APP的檔案,並指著個人描述的狀態給我」看,上面描述提到服務計算是以「 3000 RMB」收費。
果然,魔鬼藏在細節裏,妖妖並沒有在對話當中刻意提到幣種,只有談到收費的數字,當然雙方會產生誤會,尤其是中國小哥哥英文那麼不給力,我心裡就想說這是被「欺騙」了吧。我跟妖妖理直氣壯地說他們根本不會說英文,也根本不會注意到你個人描述的內容,因為對話當中也沒有提到任何計價幣種,妖妖馬上又再次很熟練的秀出之前他那些中國(被騙)顧客(受害者)的微信轉賬紀錄,並跟我說:「Dear, you see. Other customers also pay me by chinese money(你看我的截圖,其他中國客人也是付我人民幣啊。」我有點白眼的甩給一旁的警衛大哥們看,這個妖妖真的準備的很周全。
最後,由於爹妞覺得整件事情溝通起來實在太浪費時間了,不如切入主題,就跟妖妖說,不然這樣好了,你就給他們折扣吧,5000人民幣他們是付不出來,不然3000人民幣?妖妖面有難色地答應後,我就跟中國小哥哥說:「他說要給你折扣,兩個人3000人民幣,你們兩個湊一湊轉給她。」原以為這樣就可以落幕,結果小哥哥竟然說:「兄弟,你看看能不能讓她再便宜一點,我們身上沒那麼多錢啊,我另外兄弟在跟人湊錢(客廳那位,他用微信跟人聊),半夜這麼晚了吵醒別人,還以為我們是騙子,現在我朋友正在跟人視訊借錢,還是你身上有錢可以先借我們,不然你拿我手機給你抵押吧。」當下我理智線差點斷掉,面無表情的對小哥哥說:「我是台灣人,沒有微信支付,身上也沒有現金,你也不用把手機押我這,我可以幫你跟他談,但是錢你們趕緊去湊,把你們公司行政給叫起來。」
此時妖妖彷彿覺得奇怪,我幹嘛對小哥哥那麼生氣,可能以為我是來幫他們付錢的,後來跟警衛說了當地話,警衛就用英文對妖妖說:「He just came to translate. He doesn’t know him(他只是來幫忙翻譯的,他們不認識)」然後我轉頭跟妖妖說:「Yeah, I don’t know them. I just came to help. Right now, they don’t have enough money to pay. How about 1000 RMB for each? And then you can leave?(對啊,我不認識他們,現在他們也湊不出3000人民幣,不然一人一千人民幣,快點結束快點走吧。」妖妖覺得已經自討沒趣了,就說了「OK」然後也不顧慮上空就在大家面前把浴巾給謝掉,當眾換衣服。
我就很不耐煩再跟小哥哥說:「這個價格從5000,給你們說到3000,現在1人1000,你們湊了2000就直接轉錢給他,讓她走,我請警衛帶你去找公司行政,你敲門也要敲到他醒,我只能給你們處理到這樣。」後來就跟警衛說,請他派一位警衛值班陪著小哥哥去其他層樓叫醒他們公司行政起來處理,小哥哥與警衛離開之後,我望著室內的客廳另外一位小哥哥還在跟朋友視訊籌錢,旁邊換好衣服的妖妖正在等著,我沒有再多說什麼,只是覺得心好累,就跟警衛領班說:「Please take care of them, I’m going home and get a good sleep.(照顧好他們吧,我先回去睡了)」警衛一臉同情地回我說:「Ok. Thank you, sir」我就趕緊坐電梯回家。
結束了這場鬧劇的次日,同樣時間下班回家走向大廳前台我就問了下警衛,昨天那件事情最後處理怎樣,他們最後付錢了嗎?警衛回覆說他們最後付錢了,我就禮貌微笑點點頭跟警衛說:「Wonderful」就離開要上電梯回家,事情終於圓滿告一段落。
爾後幾天,我晚上還會見到那位妖妖依舊在酒店樓下徘徊。我們不小心彼此對了一下眼,他還對我眨眼帶著嘴角上揚的微笑,像是宣告他依舊是勝利者的姿態。
Share this if you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回到頂端